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对话罗斯洛克合伙人徐斯霖为投资天津于家堡骄傲

发布时间:2019-09-29 19:58:14 阅读: 来源: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对话罗斯洛克合伙人徐斯霖: 为投资天津于家堡骄傲

洛克菲勒,一个在世界金融界鼎鼎大名的招牌。在几十年前,这个百年财团就与中国有过千丝万缕的联系;几十年后的今天,这个曾经经历过美国经济大萧条的显赫家族把触角再次伸向了中国。

于家堡金融区,作为洛克菲勒家族事业在中国的承接地,已经开始展现现代金融的魅力。徐斯霖,罗斯洛克有限公司执行合伙人,其实现在已经很难判断他在于家堡引进罗斯洛克的过程中起到了多大的作用。毕竟,这里有洛克菲勒家族敏锐的商业眼光,有于家堡金融区自身散发的潜在魅力,有新区人在招商环节上的兢兢业业。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有着中美两国工作经验的徐斯霖已经成为了一个嫁接东西方文化的金融使者。

与时间赛跑

约徐斯霖采访并不容易,因为他的办公地点相当不固定,有可能在天津,有可能在北京,当然,也有可能在纽约。我们的见面最后敲定在北京东城的一家星巴克内,并不在罗斯洛克北京的办公地点――金融街,只因为他要在附近参加会议。而且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不到2个小时。

就在敲定采访时间的头一天晚上,他又将转天的采访时间提前了半小时。如此的精确让我们感到了徐斯霖的严谨,也知道了他确实很忙。不敢怠慢,我们特意提早赶往北京。

采访一开始其实并不顺利,徐斯霖似乎并不健谈,进入状态较慢,再加上嘈杂的环境,我们一度认为这是一次失败的采访。不过,客套过后,随着谈起了投资,谈起了PE,谈起了于家堡,记者眼前的徐斯霖一下子变得滔滔不绝,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

他早年在纽约就从事金融行业,在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做过分析师,后来回国打拼,在跨国公司负责企业品牌传播等工作。丰富的职业经历在他的谈吐中就能显现出来,逻辑清晰又不失成熟稳重。

徐斯霖在华尔街摸爬滚打了5年,本身就是做金融行业出身,对投资行业可以说非常熟悉,回国的几年主要是在跨国公司工作,与金融领域的交集并不多。现在成为罗斯洛克的执行合伙人,可以说是重操旧业,轻车熟路。他自己也笑称“回到了老本行”。

从金融投资领域转到企业形象传播,再回到金融圈子,徐斯霖其实并不是回到了原点。从90年代的华尔街分析师到如今的罗斯洛克有限公司的执行合伙人,绕了一个圈的他已经从老本行中发现了新的东西。徐斯霖,这个举止温雅的中国人已经成为洛克菲勒这样的西方知名金融财团与滨海新区、与天津、与中国的嫁接桥梁。

起飞中的于家堡

2009年年底,于家堡金融区一期“9+3”地块全面开工。不到两年时间。于家堡金融区的高楼已经拔地而起,而这硬件装备竞赛的背后,是软件设施大踏步跟进。而得到洛克菲勒家族的青睐就是其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作为美国洛克菲勒家族的全资公司,罗斯洛克有限公司与于家堡金融区城市运营商――新金融有限公司的全面合作,毫无疑问地为于家堡发展翻开了新的一页。

在国内的知名基金纷纷抢滩滨海之后,外资背景的罗斯洛克把在内地的首个真正意义上的投资项目放在了于家堡。然而这不仅仅是一个投资项目,投身于家堡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将来的文化产业建设,按照徐斯霖的话说,这是洛克菲勒家族对中国情感投入的一次缩影。

此次罗斯洛克(天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首期基金的存续期约为7到9年。虽然最后的退出方式现在仍未确定,但从时间期限来看,各路国内和国际资金对于家堡金融区的发展已经达成共识。作为投资来讲,这样的时间并不算短,有价值才会吸引目光,于家堡金融区和滨海新区的价值已经得到认同!

将“中国于家堡 世界金融区”作为发展目标的于家堡金融区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国际目光,除了洛克菲勒家族,于家堡金融区在去年10月份迎来国际著名物业投资商、运营商、及基金管理公司美国铁狮门集团,将投资开发于家堡金融区一期中的五个地块,其中包括地标双塔建筑,开发总面积超过52万平方米,项目开发投资总共超过60亿元。今年4月份,于家堡又正式签约美国最大的综合艺术表演中心――林肯中心,将在于家堡金融区内建造一座具有世界一流水准的艺术中心,此外于家堡金融区还与诸多日、韩知名企业达成合作意向。国际化的视野、国际化的资源将为把于家堡金融区建成真正的世界金融区贡献举足轻重的力量。

承载着滨海新区金融创新的历史重任与时代命题,借助着洛克菲勒等国际知名财团的世界智慧,于家堡金融区已经启航。

罗斯洛克(天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由美国洛克菲勒家族全资公司罗斯洛克资本有限公司与天津于家堡金融区城市运营商天津新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合资成立。该公司开业标志着洛克菲勒家族正式入驻于家堡金融区。

罗斯洛克有限公司是美国洛克菲勒家族全资公司,公司创始人和董事长为美国前副总统和纽约州长尼尔森 洛克菲勒之孙史蒂夫 洛克菲勒二世,也是洛克菲勒家族的第五代传人。罗斯洛克公司主要业务为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直接投资、投资银行服务、投融资顾问。

罗斯洛克公司致力于继承受人尊敬的洛克菲勒传统在中国留下的良好口碑,与中国建立起紧密和持久的联系,并以此推进公司上述领域的中国业务。同时,得力于洛克菲勒家族和财团在美国政经两界长期、广泛的伙伴关系,罗斯洛克期待与中国各界合作将这些网络打造成为促进美中商务往来的卓越平台。

1 今昔对比 国内PE茁壮成长

滨海时报:您以前在华尔街就从事金融行业,对投资领域肯定了解颇深。如今再次跨界回到金融领域,您有何感受?是不是国内金融环境的改变让您作出了这样的决定?请简单介绍一下国内PE热潮的演变过程。

徐斯霖:重新回到金融领域其实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平台。国内的金融环境现在已经大为改观,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跟国内的人提起PE,基本没人知道。那时候亚洲风险投资年会在上海召开,没有什么国内的企业参加。当时我们参观浦东的一行人中,几乎没有几个中国人,都是外国人。当时确实很难想象风险投资和PE会有一天在国内火起来。其实对于当时的国人来说,不是说他们不想了解,而是大的经济发展水平决定的,只是那个阶段没有人做这个行业。今天的情况已经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

滨海时报:当年的情况能不能再介绍的详细一点?其实很多人都会在行业发展起来之后,对以前的情况非常感兴趣。您是否还记得在国人对股权投资没有太多认知的时候,有没有一些有意思的小故事?

徐斯霖:当然有。当年在华尔街的时候,国内对PE、VC的认知还很浅。我们当时有个杂志叫作《亚洲收购与兼并》,在上世纪90年代就为华尔街提供亚太地区的投资资讯。那时候来自中国的信息不多,主要是来自日本和韩国。侧面说明了当时国内的情况。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在90年代中期的时候,我在纽约的家里,半夜1、2点钟的时候,接到一个来自国内的电话。当时一家经贸部的下属国企当时看到了我在《经济日报》上连载的6篇关于风险投资的文章,非常感兴趣,还有当时的科技部门,都想要更多的接触风险投资,于是就通过各种渠道找到我的电话,想要深入了解这方面的信息。

后来他们就到美国来参观考察,我当时介绍了全美前十大的一家风险投资公司,那家公司的老板现在已经80多岁了,仍然精神矍铄。他从业期间的融资能力很强,能够在两三个月把几亿美金筹措到位。当时的那次见面给我印象很深,国内来的客人可以说是“小学生”,那个老板也不知道能讲什么,因为客人问的都是非常基本的问题。

滨海时报:如果说以前的国人对股权投资领域并不了解,那么可以说现在这个行业已经渐渐浮出水面,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什么是PE,什么是VC。您个人感觉,现在国内掀起的“PE热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们的行业发展模式与您在华尔街接触到的情况有什么异同?

徐斯霖:我感觉国内情况的改观是在近5、6年开始出现的。国内在对股权投资的看法和了解上,现在的情况已经大不一样了。

这个行业在中国的发展模式确实与西方有所不同。国内的风险投资和PE也有自己独特的做法。再加上从国外来的公司,双方也有沟通和交流。例如,基金在国内的投资范围不仅仅局限于高科技领域。这是因为经济发展状况决定的,如经济型酒店和餐饮都可以成为投资领域。但你不能说这些投资的方向走偏了,只能说是中国特色。

再比如说在浙江的PE,有的都不收取管理费。还有的LP进来的钱都不是锁定的,假如说手头有5个亿的现金没用,就可以给你,等过一阵资金短缺了又可以拿回来,随意性比较大。相信这些都是在行业发展过程中一些正常的现象,不必大惊小怪。总会在不断的摸索过程中发现适合我们自己的模式。

2 立足天津 看中新区软硬环境

滨海时报:天津已经逐渐成为国内PE的聚集地,股权投资基金行业的发展也毫无疑问成为了天津金融创新改革的一大亮点。我们之前吸引了大批基金前来注册,但随着相关政策的改变,注册的门槛已经提高了,未来基金落户的速度可能会改变,您怎么看?或者说您认为吸引基金落户的最根本最重要的条件是什么?

徐斯霖:的确是这样,这其实是一个很正常的过程。在行业发展初期的时候,各地都会希望大量吸引企业加速聚集。就像当年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都会有政策方面的优惠来吸引企业。现在正处在行业逐渐成熟的过程当中,一些小基金出了问题也是正常的。

行业发展初期一定会经历一个追求数量的阶段,随着行业发展起来,在进行“小而精”的过程。一个好的基金公司首先要有好的管理团队,这个团队还有很好的经验,要有很好的投资技术。要善于在不确定的环境里面发现高价值的机会。再有一个就是和当地的环境息息相关。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美国的风险投资是从西海岸发展起来的。如旧金山,纽约和波士顿也都有。美国最早的风险投资是吸引有钱的个人来投资,最多的当然是对科技创新企业的投资。投资行业的发展空间与周围大学和研究机构等组合成的环境息息相关。例如IBM这样的大公司就是风投培育出来的。所以说,吸引基金行业发展的主要还是“土壤”,这很重要。假如一开始门槛过高的话,将不利于行业的发展。其实政策只需要规定什么不能做就行,剩下了就可以交给行业自律来做。这并不是说不需要监管,但也不能卡的太死。天津这面有很多科研机构和院校,对新区的PE来说,这些都是很好的环境。对在新区注册的PE也好,VC也好,距离天大南大这样的高等院校其实都不远。

滨海时报:罗斯洛克选中天津,选中滨海新区是不是也得益于您刚才所说的“土壤”?您认为这里的“土壤”有哪些特别的地方,是什么内在的东西吸引了罗斯洛克,吸引了洛克菲勒家族。

徐斯霖:的确是这样。天津在股权投资基金领域已经走出了很好的一步,已经做了很好的尝试,天津可以给我们这样的PE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

投资环境问题相当重要。在我们学习MBA的时候,第一个学会的就是在大环境好的时间和地方去投资,这其实是很简单的问题,相信没有人现在会去索马里谈PE的事情。反过来说,天津、滨海新区、于家堡就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优良的环境,这对于我们基金发展的安全性是有保证的。

打一个比方,如果想要投资一个商业房地产,土地市场就一定要规范。这就是投资环境的问题,也是我们选择于家堡的原因,政府相当务实,对于招商并不是很肤浅的认识。于家堡的硬环境如可以连接高铁,软环境如人文环境都很好。让我们觉得这里会是很好的投资项目。

滨海时报:洛克菲勒家族的观点是不是也与您的观点相一致?当初对于家堡进行考察的时候顺利吗?

徐斯霖:前年的时候,我和洛克菲勒先生一起去于家堡进行考察,先看了于家堡金融区的沙盘,随后又看了规模极其庞大的施工现场。当时洛克菲勒先生就说,“你觉得现在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还能找到如此轰轰烈烈的场面吗?我们不到这来,还要去什么地方。”

后来又经过我们长时间的考察,了解了滨海新区和于家堡金融区的发展规划后,再加上政府部门的支持,我们决定了在这里投资。

3 锁定机遇 于家堡值得期待

滨海时报:罗斯洛克与新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合作标志着洛克菲勒家族正式入驻于家堡金融区,双方的分工如何?请您介绍一下基金的运作模式,对新区和天津的金融创新有何帮助?

徐斯霖:我们现在的运作模式其实就是一种创新的模式。我们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投资人并不会在存续期享受分成,所以我们的投资人都是非常好看于家堡的长期发展。

我们将采用人民币和美元平行基金的形式,首期募集资金将在年底前结束,预计今年募资约50亿元人民币(包括人民币和美元募资),整体募资约20亿美元,接下来还会募集第二、三期基金。首期基金的存续期约7―9年。

我还要说的就是,罗斯洛克有限公司与新金融投资有限公司的合作非常愉快,双方对彼此的情况非常了解,对投资也很有信心。在具体的分工方面,罗斯洛克负责日常管理、运营,新金融投资有限公司则更多是协调和争取相关政策支持。

滨海时报:我们都知道罗斯洛克的首期基金将投身支持于家堡的基础设施建设,请具体介绍一下相关情况。今后二期、三期基金的投资方向又有何不同?

徐斯霖:此次募资将主要用于兴建标志性建筑于家堡罗斯洛克金融中心,使其成为东北亚地区的地标性建筑,该中心计划在今年年底之前破土动工。

大家都知道洛克菲勒家族是知名的金融财团,其实在商业地产建设方面他们也享有盛誉。其参与建造的诸多建筑已经成为当地甚至举世闻名的地标性建筑。我们即将建设的洛克菲勒中心依然会带有洛克菲勒风格,同时融入更多中国元素。我们的顶级设计师在前期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洛克菲勒三世甚至将其家族的一些珍贵资料提供给设计公司,希望能展现洛克菲勒的风格,但又不显得生硬。

除了罗斯洛克金融中心,我们和新金融公司的合作还将延伸至于家堡金融区的基础设施、教育、文化等多个领域,共同提升该区域的国际化品质和优化业态结构。

滨海时报:于家堡引进洛克菲勒这样顶级战略合作伙伴,应该不仅仅局限于帮助提高硬件水平那么简单。罗斯洛克公司还能为于家堡提供哪些附加价值?

徐斯霖:是的。作为洛克菲勒家族的子公司,我们将会充分发挥其洛克菲勒国际知名财团的优势,将海外投资者、创新理念、交易方式、金融企业等“打包”带入于家堡,将其打造成国际一流的创新金融服务平台,这也是罗斯洛克(天津)股权投资基金采用人民币、美元平行基金模式的原因。

而对于海外投资者来说,洛克菲勒的加入无疑大大提高投资的可靠度,使得他们更真切地感受于家堡金融区的巨大投资潜力,增强投资者信心。同时,对于家堡金融区的投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也希望投资者能够是耐心的长期投资者。

滨海时报:公司现在还在北京办公,您能不能简要概况一下于家堡在罗斯洛克今后发展中的地位?

徐斯霖:虽然我们现在办公地点还在北京,但我们也在天津寻找办公场地,今后会两地办公。等到我们在于家堡的大厦建好后,肯定会搬回去。作为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滨海新区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而正是这一增长潜力,让洛克菲勒选择落户于家堡。正是于家堡到处高楼拔地而起充满生机的场面,让洛克菲勒产生了对于家堡的投资信心。同时政府部门开放、务实的态度以及为投资提供的多种便利政策也是我们合作成功的关键所在。

这是我们在华业务的重中之重,当前来说,没有其他的项目比这个更重要,我们为能够投资于家堡感到骄傲。

厨房电子秤风靡市场0破碎机http://wujin.0069043.cn/1418.html

平凡的世界王雷李小萌出演但不是夫妻海林http://yule.4799045.cn/1525.html

烟草曲叶病毒病如何防治越南枫杨http://nongye.8009403.cn/1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