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九江快节奏慢生活

发布时间:2020-03-03 11:25:17 阅读: 来源: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天呐,又到了星期五!

讲这句话的,是记者的一位朋友。上周五,他刚从上海ELAND集团辞职,周日晚上,他便身在九江柴桑美食街和我们一起胡吃海喝。这位和梁山泊好汉阮小二同姓的上海朋友,一到九江,就把上海、工作抛到脑外,一周里,他在享受完完全全九江化的生活过程中,感叹着时间过的太快,这和在ELAND写字楼上班的紧张大不相同。在阮兄弟的眼里,九江是一种和上海很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在这城市的快节奏之外,还有许多宜居的慢生活,比如享用午餐的方式,比如上下班的时间,比如和中广场上忘情的舞蹈,比如电影院,等等。

快节奏之外的慢生活

想着,上海朋友来访九江,也不能总是带他吃喝玩乐吧,为了让九江在上海朋友心中留下难忘印象,电影院成了最佳的选择,因为这可以在动态的银幕前作静态的交流。

顺着宣传语导引进入到南湖影院,挤电梯的人群让上海朋友见识了九江的节奏,我们等了两拨才进到电梯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暑假的缘故,南湖时代影城的生意异常火爆,这种场面也让阮兄弟颇感意外,为此他又想起了刚才柴桑美食街爆满的人流,和满盘满盘被清扫出餐桌的龙虾壳。他的一句,快节奏,慢生活,九江人真悠闲,那一长叹顿时出卖了上海人的生活习惯。作为理科男,他更乐于对电子产品的追逐,而胜过对一场电影和音乐会的追捧,因为他更享受下载影片的快感。而他也说,他周围的大多数上海人也很少把去影院看电影当作是家常便饭,这似乎和我们想象中的海派小资很不一样。

巧的是,我们看的那场电影《小时代》里也在讲述上海故事。当我们指着银幕问上海朋友,那就是魔都?他支支唔唔了好半天才冒出了个是吧的回答。显然上海朋友自己都弄不清楚魔都的样子,也不感兴趣小时代里大都市的繁华。他说,魔都的魅力就在于,各种各样、或快或慢的节奏都可以成为多数人的生活方式,但是它都不能代表魔都的全部,相比之下,他反而更喜欢九江的生活,或许业余的悠闲才是人们心中的理想价值。最诧异的是,上海朋友这样点评《小时代》,如果我要在影片中表现小时代的概念,我会选择像九江这样的城市,或者被定义了的成都也很适合。我才知道,没有必要为九江的慢生活做掩饰,当市民腾不出时间和精力休闲娱乐时,过好慢生活便成了一种更符合都市潮流的生活方式。九江渴望成为上海,殊不知,上海人一直羡慕着九江。

工作与生活的可贵平衡

柴桑美食街的室外圆桌上,混着室外的空气和来往行人的目光,饮酒,阮兄弟觉得太闹。一样都是餐桌,饕餮,但在上海,没有北京人或者老外,上海是狂欢不起来的。所以对于朋友的啤酒战术,阮兄弟还是不太理解,九江人那种啤酒式的的狂欢。无论喝酒还是喝茶,不紧不慢地九江人很愿意把时间花在在辩论上,九江人自嘲说是吹牛,说来说去的都是些美好而无用的事情,要么是自家那点值得称道的家常琐事,要么就在争论一些相当严肃但基本上与日常生活无关的宏大政治话题。一开始,这位从上海来的朋友很不适应。他只是不知道,这种吐槽是下酒、佐餐的菜肴,也是九江人排遣工作压力的生活方式。所以,当我们朋友相聚时,不管是在小饭馆、还是在咖啡馆,满空气里都有聊不完的家长里短。

阮同学说,这是因为九江人生活安逸的缘故,才有那么多闲情去处理很多工作之外的生活琐事,比如朋友来往密切的聚会。也许,既来之,则安之。三杯酒下肚,上海朋友的话也多了起来,他开始吐槽上海的衣食住行,我们似乎从他的讲述中,尝到了上海菜的寡淡无味,也确证了我们想远离地铁的决心。对于只有快节奏的他们来说,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是他们最理想的状态。以阮兄弟的无奈来说,就是在上海,工作与生活确实蛮难协调的。所以,上海的媒体更多的关注这种失衡,如同因海洋污染而家园被毁的海豚,由于工作与生活失衡,全球每天有13905个家庭消失。而这也是九江慢生活里最美好的所在,起码我们还不需要太多的考虑失衡这个问题。

想起了第一财经未来之路大型媒体行动的广告标语工作生活的可持续策略你有吗,标语后的问号特别醒目,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它,我总是会想到,九江的小饭馆里,河鲜配着啤酒,饕餮、干杯。对于很多人来说,饕餮式的娱乐是他们用来犒赏自己的活动。后来,我发现它无异于一种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带,九江很有幸让大部分人都能享受到这种平衡。

还要修正的慢

记者没有想到的是,勾起我谈论九江慢生活的,竟是一位从上海而来的朋友,我第一次从外地人口中听到安逸这样的字眼。人们在慢生活里,总是不太愿意,或者说不太习惯去思考。

这些日子总是骄阳高挂,我们实在提不起带他上庐山的劲头,于是只好带着他逛逛九江夜市、吃吃街边龙虾、顺带再教他打几圈九江麻将。奇怪的是,他这趟没有庐山的九江之旅,在浔阳城里和九江人一起消磨着时间,朋友竟也不觉得烦闷,反而乐在其中,但是朋友还是拒绝了再多点逗留的邀请。他说,久了怕习惯上了,就不再喜欢上海了。那就麻烦了,我知道,他不会不爱上海的,因为有些成就感,是九江没有办法给予他的。

他临回上海前,我们一起畅饮,他说,感觉九江比成都还要悠闲,快节奏里的慢生活带着一种天成的悠然,确实很适合生活。只是可惜的很,成都早就抢先把慢生活申请为城市的专利,这些年也一直在为成都创造颇丰的经济效益。但是,一个是自我陶醉的慢性情,一个是被媒体视野所公允的慢生活,一种是生活常态,一种是文化符号,九江只能遗憾自己无缘将这种城市特质定义为自己的专属名词。

未被专家和学者修饰过的九江在慢生活里还需要些修正,因为慢,还和慵懒、守旧等词语有关,所以慢,也不是都好。就像阮兄弟所说,太快了会累,要做到领先就容易使工作和生活失衡,而太慢了就会掉队,就容易被时代忘记,无论哪种城市生活,久了都会腻,但好在,如今我们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将城市生活融会贯通,像上海朋友来九江体味慢生活一样,九江人去上海感受上海味道,会不会也能在上海过出慢生活呢?

记者 吴凤思

最好的祛斑美容医院

北京腿部塑形美容哪家好

北京腰部塑形美容价格

北京双眼皮美容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