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资金投资转向缝制机械业转型艰难可调脚

发布时间:2020-10-18 19:30:44 阅读: 来源: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炎炎夏日,中国的缝制机械企业却集体遭遇“冰灾”。 根据中国缝制机械协会对行业内主要生产企业的统计,截至2008年上半年,企业的销售额均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下降幅度为30%?50%不等,行业产值呈现负增长,利润下降幅度更大,出口呈现下滑趋势。 “上个月我走访了飞跃、宝石、中捷等9家企业,这些企业现在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困难。从整个行业来说,现在最大的困难是资金紧缺,小企业几乎全部停产,中等企业处于半停产状态,龙头企业也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 资金转向 据中国缝制机械协会上个月的调查数据显示,与前期相比,我国缝制机械行业主要经济指标明显下滑,行业利润大幅缩水。今年1?5月份,缝制机械行业累计完成工业总产值61亿,同比下降21.76%,增幅同比下降41%;完成工业销售产值60亿,同比下降20.25%,增幅同比下降35%;实现产品销售收入67亿,同比下降13.53%,增幅下降27%;累计实现利润3亿元,同比下降46.56%,增幅下降55%;累计生产缝制机械316台,同比下降24.71%。其中,累计库存缝纫机50万台,同比增长27.29%。 同时,缝制机械进出口贸易增速减缓。今年1?5月份,我国缝制机械产品出口结束了连续八年的高速增长态势,首度出现出口增幅大幅下滑。根据海关总署的统计,我国缝制机械(不包括缝前、缝后设备)及零部件对外出口贸易总额为7.8亿美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88%,贸易总额呈下滑趋势;进口全面萎缩,1?5月份缝制机械及零件累计进口1.5亿美元,同比下降22.89%。 “很多企业开始转行寻求新发展,这是我们最担心的问题。”田民裕表示,“尤其是骨干企业,开始转向其他机械制造领域,比如医疗器械、烟草、汽车、飞机制造等,如果连我们自己都失去信心,整个行业就很难战胜困难。” 宁波开拓缝制机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顾立平向记者表示:“我们今年的总订单数同比下降了50%,现在压力很大,我们正在向外贸、医疗仪器方向投资,试着看能不能在其他行业有所发展。” 而去年,为开展多元化经营,中捷股份(002021,股吧)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余额逾1.6亿元,直到今年4月21日才全部归还所占用资金。5月26日,中捷股份董事长蔡开坚公开发表致歉信,直言“缝制机械设备行业属于小行业,市场规模有限,我的想法就是一定要在集团层面培育出更多更好的其他产业”。 如今,中捷集团已经培育了中捷厨卫股份和环洲钢业股份两个控股子公司,蔡开坚曾公开表示:“我会根据情况把它们装入上市公司。” 宝石缝纫机集团新闻宣传部的陈红梅也对记者表示:“除了缝制机械,公司目前在电子控制、房地产、金融保险等领域有投资。” 转型艰难 缝制设备生产龙头企业飞跃集团也已是冰冻三尺。今年以来,各家银行收紧信贷,飞跃难以再从银行获得贷款,甚至转向民间“高利贷”寻求数亿周转资金。然而,由于业务不振,飞跃对所借资金无力偿还。 “飞跃事件表面是一个资金链问题,实际上是民营企业本身经营模式、发展观念存在缺陷,在发展过程中只注重规模,不重视质量,这个行业的企业和企业家也还不够成熟。”田民裕表示。 目前,我国缝制机械行业95%是民营企业,国有成分“少之又少”,因此是个完全竞争的行业,但是行业集中度很低,存在大量无序竞争,中小企业几乎全部依赖出口退税创利润。田民裕认为,要消除此种状况,必须走联合并购重组之路,形成大型骨干企业。 但是,缝制机械行业目前总产值才400多亿,而且市场发展空间受到限制。据记者了解,宝石、飞跃、中捷、上工申贝(600843,股吧)等龙头企业本身就显疲倦状态,除了进行内部重组,外部并购很难进行。陈红梅向记者表示:“我们已经把9个车间合并为5个车间,还需要自身慢慢消化,因此目前没有进行外部并购。” 缝制机械最大的弱势在于对纺织服装行业依赖性过大,以及产品结构以中低档为主。而国内大型服装企业大部分从国外采购设备,大批中小服装企业的关闭直接导致国产缝制机械市场的急剧萎缩。而培育自己的独立市场,还是“一个遥遥无期的目标”。 再加上国家实行加紧的货币政策和一系列宏观措施的实施,对缝制机械行业无异于雪上加霜,同时也考验着这个小行业的生命极限。“问题暴露了并不是坏事情,挺过今年我们的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田民裕表示。 “我认为外部对缝制机械有一个误解,认为我们就是生产简单缝纫机的,其实缝制机械技术含量很高,能把缝制机械生产好,再生产其他机械几乎没什么问题。再加上我们是小行业,所以政府在制定政策时容易忽视它。我觉得这个行业就是国家政策的牺牲品,外界对它不了解。中国的缝制机械占据了全球70%的份额,在零部件组装上更是占绝对优势,政府应该区别对待,不应该一刀切。”田民裕呼吁政府回调缝纫机出口退税率并加大贷款力度。 招银国际投资银行高级副总裁郑磊表示,多数企业或将退出这个市场,少数精英会向高端发展,而未来整合也可能只是行业内的微小调整而已。他认为,这个行业做规模不如做技术,即使市场小也有得赚,也只有这样才能生存得更好,但是技术投入是一项艰难的工作。

屋顶通风气楼

昆明镀锌钢材

废旧离子交换树脂

上海樱花燃气灶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