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怀旧儿时玉林那些走街串巷的吆喝声

发布时间:2020-03-02 11:54:48 阅读: 来源: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街头小贩在吆喝叫卖凉粉草。

(原标题:“收牙膏壳、鸡肾皮”“补錩、补呈(瓮)、补缸啰”…… 曾记否 那些走街串巷的吆喝声)

烈日炎炎,走过清宁路,突然传来了悠长的吆喝声“米蛆,米蛆……”停车一看,一位阿姨推着三轮车在树荫下叫卖,吆喝声是从车上一个小喇叭发出的。几位居民来到三轮车前,买上一两斤米蛆,有的当场开吃,直呼“凉喉”。收拾好碗筷,阿姨又推着三轮车往居民区走,“米蛆,米蛆……”的吆喝声渐行渐远。

“以前我们玉林不论是农村,还是城里,处处都能听到不同的吆喝声,现在这些极具玉林乡土特色的吆喝声,有的消失了,有的换了内容,甚至鸟枪换炮了,人工吆喝也改用喇叭叫卖了。”市文化时空研究会会员、玉林乡土文化爱好者、70多岁的李鼎和说。

“收牙膏壳、鸡肾皮”——这两样“宝贝”当年能换钱

说起吆喝声,玉林人最熟悉的莫过于“收牙膏壳、鸡肾皮”。当年,在街口巷尾、居民聚居点,头戴斗笠的哐哐佬,骑着自行车,车上装着一个竹筐,一边吆喝“收牙膏壳、鸡肾皮”,一边敲打着挂在车头的小铜锣。这时,会有几个小孩从家里跑出来,手拿牙膏壳、鸡肾皮,从哐哐佬手里换上几个硬币、毛票或糖块。

许多70后的童年里,都有这么一个回忆:眼巴巴地看着家里的牙膏什么时候用完,快用完时,甚至偷偷把牙膏挤了出来,好把牙膏壳拿去卖。

(李鼎和回忆:以前的牙膏壳是锡皮做的,有回收再利用价值,鸡肾皮可以入药,当年的哐哐佬不单收购牙膏壳、鸡肾皮,连鸡毛、鸭毛也收购,逢年过节杀鸡宰鸭时,大人往往要把鸡毛鸭毛留下晒干,让孩子拿去卖。)

“米蛆、凉粉”——小孩一听就会追过来买

“米蛆,米蛆……”“发糕,发糕……”这两种吆喝声最受小孩喜欢。上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中期,当时小孩子能吃到的零食很少,一碗米蛆、一块发糕,足以令人垂涎。家庭条件好或者拗不过孩子纠缠的家长,给孩子买上一碗米蛆、一块发糕作为奖励,能换来调皮的孩子听话一时。而没钱买米蛆、发糕的孩子,偷拿家里的米去换,一斤米能换一两斤发糕。只是馋嘴的后果很严重,被家长知道后,免不了一顿打。

在兴业县石南镇圩日或者农村,经常能听到有人吆喝“凉粉草……”知道是卖凉粉草的人进村了,一群小孩跑过去,卖凉粉草的人吆喝一声“凉粉草……”这些小孩跟着喊:“凉粉草,吃了肚阴(疼)赖你嫂。”卖凉粉的人也不恼,最多回一声:“我的凉粉草干净得很,不会肚阴的。”

70后的记忆中,有一种吆喝很是铭心——“卖雪条……”,卖雪条的人用自行车拉着一个保冷箱,里面正是孩子们爱吃的雪条,小的每根2分钱,大的5分钱,有的还带绿豆。炎炎夏日,几乎没有孩子能抵挡得了雪条的诱惑,无一不缠着家长买上一根,美滋滋地舔着。有的小学生初中生,暑假里拉上一箱雪条,走街串巷叫卖。太阳下山后,见到箱子里没卖出去快要融化的雪条,会忍不住吃上一根奖励自己。

(李鼎和回忆:暑期闷热,米蛆、凉粉、豆腐花这些东西曾是人们消暑的最佳食品。因此,这些吆喝声在村里一叫开,总有人前来帮衬。遇到农忙时节,还有人挑着米蛆、凉粉、豆腐花到田间叫卖,劳作的放下手中的活,吃上一碗米蛆、凉粉,听着小贩讲述他走村串寨的趣闻,浑然忘了劳累。)

“补錩、补缸”——外地补錩佬游走街巷乡村

活跃在农村乡镇的吆喝声,让大家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些修理行业的叫喊。“补錩啰……”“补錩、补呈(瓮)、补缸啰……”最为广泛传唱。

穿着黑乎乎的衣服,头戴竹斗笠,把要补的黑锅顶在斗笠上,这个行头就是我们记忆中补錩佬的印象。他们来到村口,或者榕树下,支了风炉,然后在村里高声叫喊“补錩啰……”家里有铁锅要补的村民会把他叫过来,看了锅上的缝隙,谈好价钱,补錩佬就把铁锅顶在斗笠上,继续吆喝。收集几个烂铁锅后,补錩佬扯红风火炉,把特制的铁烧成铁水,然后贴在烂锅的缝隙上进行修补。

除了补锅,补錩佬一般还兼顾补缸、补瓮、补锑煲甚至补碗。当时,家里的铁碗、瓷碗豁口了缺边了,舍不得丢掉,补好了继续用。这些手艺一般都是祖传,养活了一代又一代补錩佬和他们的孩子。

上世纪80年代,玉林很多人买了缝纫机自己做衣服,花哨的雨伞也走进了千家万户。精明的北方手艺人看准商机,来到玉林给人修理缝纫机、雨伞。为了让玉林人听懂他们的吆喝声,他们专门学会几句玉林话,于是大街小巷经常听到他们用蹩脚的玉林话吆喝“修衣车,补雨遮……”后来,玉林人也加入了这一行业,但北方人那蹩脚的玉林话吆喝声已深入人心,于是本地人也学北方人用蹩脚的玉林话吆喝。

在农村,还能听到这样的吆喝声“换锹柄、铲柄”、“补凉鞋”等,而修剪刀、磨菜刀等手艺人也时常在农村乡镇见到。

(李鼎和回忆:补錩佬听说明清时代就出现了,从事这一行业的尤以陆川县马坡镇和玉州区仁厚镇罗汉村最多。罗汉人补錩手艺了得,因此有了“罗汉人补錩——九拿十稳”这个歇后语。如今,补錩业已渐渐消失,而陆川把铁锅生产发展壮大,获得“中国铁锅之都”美誉。)

一些吆喝渐行渐远 新的吆喝又在耳边响起

以前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挑着担子的货郎应运而生。上世纪中期,虽“割资本主义尾巴”,但仍有不少货郎挑着担子到农村叫卖铅笔、作业本、针头线脑,“我们把这些人叫摊贩佬,在那个年代,他们活跃了农村经济,给农民带去了很多生活必需品。”

除了生活用品,杨梅、牛甘子、番桃子等玉林特有的时令水果,也被摊贩佬挑着卖。他们用一声声吆喝丰富了人们的生活,也为自己养家糊口赚了一点钱。

时光流逝,很多70后、80后熟悉的吆喝声渐渐消失了,而新的吆喝声又出现了,“收旧电视机……”、“收冰箱、洗衣机……”、“收单车、电动车……”、“充煤气……”吆喝声仍不时在街头响起,而小贩们再也不用声嘶力竭喊破喉咙了,都用上了小喇叭,用的是玉林话,也拖长腔调,但总让人觉得少了些韵味,多了些扰民。

明天,有哪些吆喝逐渐远去,又有哪些新的吆喝在我们耳边响起呢?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

上海圣贝口腔门诊部

昆明复美白癜风医院

北京联科中医肾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