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陈数不惧当花瓶:好演员应该色香味俱全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8:52:53 阅读: 来源: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陈数不惧当花瓶:好演员应该色香味俱全

陈数

陈数《一代枭雄》剧照

陈数搭档巍子

新快报记者 曾乐 正在热播的电视剧《一代枭雄》收视不俗,以包揽全国前四名的成绩领先其他开年剧。陈数扮演的女主角程立雪戏份不多,从第21集开始出现,与孙红雷和巍子两位亦正亦邪的男主角在故事中展开了两段揪心恋情,成为本剧最大的“虐点”。日前陈数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次是“零剧本”出演,在完全没有剧本的情况下,孙红雷一个电话就把她拉来了剧组。这次她也只是个“花瓶”,对此她完全不介意,她说自己前几年接戏特别较劲,如今则认为,花瓶有花瓶的作用,一个好的女演员,就应该色香味俱全。

她眼中的职业

“角色对演员来说就像命题作文,有的让你抒发,有的千字内搞掂”

记者:孙红雷和巍子都说“程立雪”这个角色是为你量身定做,生活中的你跟程立雪有很多相似之处,你自己觉得呢?

陈数:某些方面吧,比如说程立雪是一个很“正”的人,修养很好,为人很单纯,她对人保留着最本能的“相信”。比如她老师介绍的人,她会因为信任而信任,这些都跟我本人有些相似。但是我觉得程立雪是一个很勇敢的女性,她受过高等教育,在当时那个时代,她有很多超前的观念,并且能坚持,这是我要向她学习的。

记者:这个剧播出了一半你才亮相,戏份其实不多,有没有觉得自己有点“大材小用”了?

陈数:角色对于职业演员来说就像命题作文,有的洋洋洒洒让你抒发,有的则是应用文,千字之内你必须解决问题。对于我来说,接演程立雪这个角色是建立在对孙红雷的信任上的,他打电话邀请我演,我觉得可以。这是个很简单的过程。

记者:你曾经说自己在这部剧里是“花瓶”,演“花瓶”对你来说是不是很轻松的事儿?

陈数:其实我前几年接戏特别较劲,一定要角色很完整,人物非常跌宕起伏,自己拍起来累到不行。仿佛非要这样才能证明自己是个好演员。《一代枭雄》这个戏倒是让我打开了另外一个思路,其实观众看你,看的东西很多,也很少。说真的,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工作都好做,但是做好都不容易。“花瓶”有“花瓶”的作用,“花瓶”表现得太抢了,大家只看“花瓶”,就忘了故事的主线。“花瓶”不美,大家又注意不到你的存在。其实一个好的女演员,就应该色香味俱全。大家想听你的声音,觉得你声音动人;大家想看你的样子,觉得你秀色可餐;大家想看你动起来,发现原来你演技也不错,和人物相得益彰,这样才是一个好演员。如果只是在表演,看不到角色以外的魅力,也是不完整的。

记者:很多观众和网友表示很喜欢你在这部戏的造型,也有不少网友发现你的造型与妮可·基德曼在《澳洲乱世情》中的造型有相似的地方,你自己怎么看。

陈数:我觉得服装造型只要穿在身上,适合我,适合这个角色,大家喜欢就好。妮可是我很喜欢的演员,她一直是优雅的代言人。我也是看到了网友的截图才知道有个这样小小的意外,也算是用另外一种方式跟我的偶像致敬吧。

她眼中的两位男搭档

“巍子和孙红雷都优秀、霸气”

记者:听说你是因为孙红雷所以接这部戏?

陈数:其实之前和他也没有那么熟,大概是两三面之缘,没有合作过。这是我从影以来第一次接戏的方式,因为孙红雷的一个电话,当时我还没有看到剧本,他说,“数数,来吧。”我说,“等我看眼剧本吧。”他说,“不要等了,赶快确认下来,有我呢,咱俩的戏会很好看的。”我说,“那好吧,那我来吧。”

记者:程立雪这个角色最大的挑战在哪里?

陈数:她的职业背景。比如说作为一个老师,这是我从来都没有演过的,特别是在一个特定的历史环境里。她有如此超前的教育意识,这是非常吸引我的地方。可能由于拍摄周期毕竟紧张,剧本并不是一次性给到我,有几次是半夜两点我助理才收到剧本,这样我早上六七点就要起来化妆,有时由于种种原因,拍摄时有新的调整,所以等于是不断在未知当中进行工作。这个是我这次最大的挑战。

记者:表演有遗憾的地方吗?

陈数:这次有一些遗憾,我们没有三个人在一起的戏,所以我是分别和巍子老师和红雷演的。和红雷的戏是随时改的,跟他的戏量也稍微多一点。

记者:剧中你和孙红雷和巍子都有感情戏,巍子扮演的魏正先给了你浪漫的婚姻,而你和孙红雷饰演的何辅堂更投缘些……

陈数:不是,其实和魏正先的婚姻是一段错爱,程立雪和何辅堂是更加尊重和欣赏的爱,他们都不太常规,很难用一个大概的词来形容。

记者:在剧中和孙红雷、巍子都有合作,你更喜欢谁?

陈数:他们都是优秀的。巍子老师作为长一辈的演员,在现在还能有如此优秀的状态,是十分令人尊敬的。这次他撑起了这部戏的另外一片天,一个反派,和何辅堂斗了大半辈子。而红雷的角色贯穿始终,是波澜壮阔、起起伏伏的。他们都是非常有气场的男人,非常有霸气。

记者:生活中的孙红雷是不是也像剧中那样有“大哥范儿”?

陈数:我觉得要更贴心,更温柔,对所有人都很照顾,也有担当。红雷其实比较辛苦,经常还要拍大半夜的戏,但在现场依然和大家各种逗乐。有些时候演很认真、很紧张的戏的时候,我们都还在情绪中,他会冷不丁地开个玩笑。

记者:生活中的巍子又是怎样的?

陈数:这是我和巍子老师合作的第三部戏,巍子老师平时和大家不怎么逗乐,基本上是陷入在自己角色的情境当中。拍外景的时候,他对我也很体贴,他的车比较大,所以建议我去他车上换衣服。

她眼中的自己

“我是一个平衡感掌握得很好的人”

记者:你最早拍民国戏比较多,后来转型,不过现在接的又是民国戏。

陈数:无数人认为我就是为民国戏而生的,以前我会说:“不可能,我很宽泛,不要用某一种类型界定我。”可是现在想想,也没有必要避开什么,因为他们都是我身上的特点。兼具那个时代和当代的特点,这都是我。

记者:你有没有特别想演的角色?

陈数:其实年代戏确实占了我作品里很大的一部分,所以我也一直在现代女性中找一些有趣的角色,比如我刚刚和黄磊演完的《我爱男闺蜜》,里面的女主角就挺有趣,造型也很时尚。不过我心底其实对古装片、对很多经典的古代女性也有强烈的欲望,但是也很奇怪,好像古装戏来找我的不多,这个我自己也要努力突破一下。

记者:2014年有什么工作计划?电影方面会有想法吗?

陈数:2014是我计划休息的一年。前几年一直在拍戏,尤其是2013年,几乎没有停下来过,现在觉得是时候要好好调整一下了。我正在拍一部都市剧叫《谈判冤家》,是讲一个口才很好、很善于谈判的女强人的爱情和生活,很励志,拍完之后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就想休息一阵子,四处旅行,走走停停。

记者:生活和工作,你更看重什么?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女性?

陈数:两者都很重要的,关键是如何平衡。相等的兴趣配搭相应的时间,等量的付出与等量的欲望,这些配合在一起,才能找到那个对的点位,生活才能在自己可以控制的范围里,按照自己的节奏前行。我就是一个平衡感掌握得很好的人,从某个方面来说,这也是我的缺点,不是一个很极致的人,生活里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也没有那些让人议论的话题。不过我觉得得这样挺好的,生活如细水长流,温暖而绵长。

记者:你对爱情的看法?

陈数:小时候都期待属于自己的爱情,但越成长越发现我们需要爱胜过需要爱情。我觉得剧中的爱情非常浪漫,因为人在生死和命运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还能给另外一个人承诺,这比现实生活中很多因利而散的人要温暖得多。但是在生活中,这样的生离死别最好不要有,生活还是安逸平稳好。

孔雀鱼养殖方法

旗袍订做

旗袍订做厂家

药材种植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