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做这个生意365天当400天来做矮麻黄

发布时间:2020-10-18 17:02:17 阅读: 来源: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1997年的时候,生意做好做。那时股票天天在涨,钱像跑步一样的,买菜就舍得花钱。现在啊,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这个菜不要吃,那个菜不好吃,以前这个季节只有六七种菜的时候,人们生活照样过,现在有七八十种菜了,反而不知道吃什么好了。”

郁学勇,1964年出生,江苏阜宁人。

杨笑妹,1968年出生,江苏阜宁人。

夫妻老婆店的模式

9月23日,台风过境,风势不大,雨却下了一夜。

凌晨一点多,郁学勇照常醒来,看了看窗外,雨没有小的迹象,于是起床洗漱。2点左右,他穿着雨衣,骑上助动车,离开了家。

郁学勇一家住在哈密路上,现在他要骑车去九亭蔬菜批发市场批发蔬菜。雨下得大,为了安全起见,郁学勇放慢了速度。这一趟,花了半小时,换在平时,20分钟就到了。下雨天固然不方便,但在他看来,可没有冬天讨厌。冬天天冷,助动车的油门线开在半路上常常会冻起来,最倒霉就是开在桥上的时候冻住了,“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只能推着助动车走一段。

凌晨的蔬菜批发市场很是热闹,骑着助动车来的小贩们在市场内一圈一圈兜着,比较着货色。选菜是很花时间的,每天郁学勇都要来到这里挑上七八十种菜。他有一些自己的挑货眼光和经验:茭白,要选“肚子”上坑坑洼洼,有一些突出物的,这样的品种他判断下来产地是无锡的,比那种光滑的好吃;蓬蒿菜的叶子要圆一点,吃口好;这一天的美丽豇不错,可以多进一点;芹菜要判断一下,是秧苗直接拔出来卖,还是拔出来了之后种了段时间再卖的,直接拔的看着又小又嫩,吃口却是老的;盘藤刀豆不错,烧出来没有筋;毛豆是时令货,有七八家批发商都在卖,要选颗粒饱满的那种……

市场里兜转的时候总是会碰到熟面孔,郁学勇碰到了在同一个菜场卖豆制品的老板丁正建。丁正建来得晚,一般四点左右到,虽然他不卖蔬菜,但是手上的一些单位客户除了从他手里拿豆制品外,还希望他能一并配送来蔬菜,所以他也来这里批发,赚一点人工费。虽然碰到相识的人,但彼此都没什么时间寒暄,每个人都抓紧时间挑菜,谈价格。

等到几百斤蔬菜全部选好的时候,已经清晨四五点了,郁学勇把菜装上一辆卡车,这是他和几个菜贩一起包的车,每家每天付50元。蔬菜随着卡车运到菜场,郁学勇骑着助动车尾随其后,半个小时不到,就到了他摆摊的菜场—程家桥市场。

程家桥路和虹桥路垂直,马路不大,车辆往来不算繁忙。离虹桥路几十米,就可以看到菜场了。由于今年三月份刚装修,所以菜场看着干净、敞亮。这次装修之后,摊位布局也有了变化,整个菜场是一个长方形的空间,靠近程家桥路的一排是“包房式”商铺,卖南北货、茶叶、大米的商户入驻其中;中间是卖豆制品、卖蔬菜、卖肉的;和“包房”商铺平行的另一边靠墙处,都是卖鱼、卖虾等水产品类的;水果摊也紧挨着另一边的墙。据市场副经理吉全富介绍,现在的程家桥菜场有1700多平方米,100多个摊位。

清晨五六点,每个摊位都忙碌着。郁学勇把送来的菜分门别类摞起来,“要弄得整齐点,别人看了才会想买。”他的妻子杨笑妹很快也来了摊位前,一起帮忙摞菜,同时招呼早早来买菜的顾客。放眼望去,每个卖菜摊位几乎都是夫妻老婆店的模式,据介绍,他们都有自己的分工方式。比如,郁学勇这家,每天凌晨都是他去拿菜,回来后帮忙妻子整理好摊位,他再负责骑着助动车去送菜,都是一些长期的单位客户—饭店、食堂等,等到送菜回来已经是十点多了,他在摊位上帮着照应一会,就回家打扫卫生、做饭,然后睡觉休息。等到下午四五点,他再来到摊位上,帮忙收摊,盘点一下,这一天的蔬菜剩下多少,明天要进多少货,然后在六点左右和妻子一起回家。

有了可以“惹一惹”的关系

郁学勇是程家桥菜市场的“老人”了。1989年,他们刚“入驻”的时候,程家桥菜场还不是现在的模样,也不在这个位置上。“当时有个老乡在这里卖菜,就带我们来了。那时的菜场在虹桥路上,露天的,就搭了个大棚。”20多年来,菜场几多变化,郁学勇却一直在这里卖蔬菜,只是他家的菜摊从原来宽度一米不到的小摊位,扩展为现在总宽为5米多的大摊位了。现在郁学勇成了那个“带”老乡出来的人,小舅子夫妻俩也被介绍来这里摆菜摊,只是这两年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他们就退了摊位,弟媳妇在菜场里找了一份工作,觉得还是每月拿工资的生活牢靠。

脱下雨衣的郁学勇,身穿一件黑色印花的短袖衬衫,脖子上若隐若现着一根金项链,他的头发比较稀疏,前半部已经秃了,不过面相还是看着年轻。来光顾的老主顾总喜欢“惹惹”(上海话,音“撒”)他。“我们这种生意,365天要做400天的,放假的时候最忙了,不能出去玩……”郁学勇正在向记者描绘自己工作的性质,在摊位上挑选豇豆的一位阿姨抬起头:“哦哟,诉苦了诉苦了,你这个(摊位)营业额最高了。”当郁学勇正诉说着自己当年怎么来上海,怎么开始做蔬菜生意的往事时,一个短发阿姨走过来说:“不要吹牛皮了,来,帮我挑挑毛芋艿。”郁学勇不响,笑笑,走过去帮她挑选。这让记者想起去年11月份第一次见到郁学勇的时候,他做自我介绍,“我姓郁,郁金香的郁。”旁边一位正在挑菜的阿姨斜了他一眼,“说得好听来,你怎么不说是忧郁的郁。”

这些“惹惹”他的阿姨,年龄看上去都在5、60岁左右,看来是家里“买汏烧”的主力军,常来他的摊位上买菜,才有了一种可以“惹一惹”的关系。在记者所采访的菜贩中,郁学勇属于较善于言辞的那一种人,但是在阿姨们揶揄他的时候,他基本都是不响的,也不恼,总是好脾气地笑笑。在他身上,精明能干和老实木讷非常巧妙地结合在一起。

卖菜生意做了20多年,郁学勇他们自然是有自己独到的和顾客打交道的才能。他的妻子杨笑妹个子不高,人很瘦,但却精力充沛。在郁学勇回去休息的时间,她一个人站在摊位内,面前放着一大把毛豆和一个小篮子,没人来的时候她就忙着剥毛豆,只要有人走近摊位,她就笑着招呼:“阿姨(爷叔),今朝买点啥?”顾客挑好了菜,她放到电子秤上一称,算好价格,收钱找钱,然后把菜放进塑料袋的时候再抓几根葱放进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像孙悟空一样的。”杨笑妹开起了自己的玩笑。

1989年,她和丈夫刚来上海的时候,经人介绍分别在别针厂和餐具厂打工。某一个周末他们骑车到七宝附近玩,看到路边的农田里堆放着很多蔬菜,他们询问在田里劳作的农民,才知道这些菜都是不要的。菜价低,如果运出去卖掉,运输的费用还比卖菜所得的钱贵,不合算,所以农民宁愿任它们放在田地里烂掉。看到这样的情景,郁学勇脑子活络了起来,他问农民,自己可不可以拿些蔬菜走?当地农民求之不得,说随便你们拿。郁学勇记得,那一次,他在蛇皮袋里装了满满两大袋卷心菜,骑着自行车到了虹桥地区,没有摊位,就在路边售卖。卷心菜8分钱一斤,一天下来,这个无本生意就让他们赚了20元。小两口高兴坏了,要知道他们在工厂上班一个月只能赚130元工资。就这样开始,他们做起了卖菜生意,在市场内摆起了自己的摊位。

这个季节,丝瓜、刀豆、草头……都没有的

“以前去拿货,早上4、5点去就可以了,我骑车到七宝或者曹安市场去批发蔬菜。以前不用怎么挑的,菜的品种单调得很,这个季节,丝瓜没有的,苦瓜也没有,没人要吃的,刀豆已经没有了,草头还没上市呢。这个季节么,只有空心菜、青菜、卷心菜、花菜等六七个品种可以拿。以前还没有大棚技术,外地的蔬菜也不运来,所以我们能去批发和卖的都是本地上市的蔬菜,即使是在上市品种最多的六七月份,也只有十来个品种的蔬菜,茄子、西红柿、丝瓜、土豆、青椒、青菜等等。”郁学勇指着他摊位上的好多种蔬菜,介绍说,这些都是以前这个季节没有的。

时代的变化是很明显的。

在郁学勇他们刚来卖菜的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不仅是蔬菜的品种和现在大不一样,就连他们所在的虹桥地区,也大不一样。“这里附近以前都是农地,我那时批菜常常会去生产队批,骑车到虹井路,路的两边都是西郊大队的田地; 骑车到北新泾那边,就是新泾大队。”会去生产大队批发是因为比从批发市场拿货便宜,直接从生产方那里批发,少了一道批发商的费用,郁学勇自己做了两个大钢筋筐,买了菜就放在里面,最多的一次放了400多斤,晃晃悠悠地骑到了市场里。

郁学勇记得,去生产大队批菜的事情做了3年,到了1992年,生产大队没有了。不过,多年和生产大队销售们打交道的他还是获得了一些新信息,可以去种子站批一些新品种。种子站常常会去外地批发一些蔬菜水果的新品种,用来研究种植,而多出来的一些部分会拿来卖掉。郁学勇第一次卖樱桃西红柿(俗称圣女果)就是从新泾乡种子站拿的货,“那时大的西红柿只卖1毛钱1斤,这种小的居然要卖到7、8毛一斤。不过我还是进了一些货,因为大家都拿的货不好卖,如果有一些新鲜的品种就好卖。刚拿出来卖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我说:你们尝一个吧。年轻一点的人就拿一个尝尝看,尝了之后觉得好吃就买了。还有你看,以前这种大圆椒也是没有的。”郁学勇从他的摊位上拿起了一个青椒,“本地的青椒都是小小的,而且只有夏天有。上海一些大的宾馆想要大青椒,找不到,那个时候没有电话,没有网络,信息不对接的,他们不知道种子站有货。采购的人到我的摊位上来问,我告诉他们,我可以拿到大圆椒,如果他们想要的话,先订好,我去拿。我还是上海最早一批卖阳红西红柿的人呢,它是在大棚里种出来的,可以早一个月上市。谁拿出来早,就可以卖得贵。那时是1993年,我已经买摩托车了,带着两个箩筐骑着车到真北路那里去批发阳红西红柿,又好卖价格又能开得高。我的信息是从种子站的工作人员那里得到的,他们是开会的时候听到的消息,说真北路那里开始试点大棚种阳红西红柿了。”

要问我哪个菜特别好,还真是没有

“阿姨,今朝买点啥?”杨笑妹招呼着一位犹犹豫豫走近的阿姨。

“哎哟,勿晓得吃啥呀,小菜买勿来了。”阿姨来来回回扫了几眼菜摊。

“今朝蓬蒿菜老好的,我们去批发,自己知道的,你看看喏。”在摊位外面的郁学勇走过去,从装蓬蒿菜的大塑料袋里拿出一把,给阿姨看。“好像是还不错,那就称一斤吧。”

这边生意刚做完,一个70岁左右的爷叔已经走到摊位前了,“今朝的荠菜好哇,准备包馄饨吃。”

杨笑妹拿出一把葱绿的荠菜,摊在手上给爷叔看,“今天的荠菜很不错,你买回去,阿姨肯定会说你买得好。”

“现在生意比以前难做了。”郁学勇叹了一口气,“1996、97年的时候生意最好做,那个时候市场少,方圆几公里可能也就一个市场,竞争,而且1997年的时候股票天天在涨,钱像跑步一样的,买菜就舍得花钱。现在我们这里附近就有好几个菜场,人都分掉了,竞争多了。现在啊,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这个菜不要吃,那个菜不好吃,以前这个季节只有六七种菜的时候,人们生活照样过,现在有七八十种菜了,反而不知道吃什么好了。每个人来买菜,几乎都会问一句:今天吃什么?”

“确实有一个原因是,现在生活水平好了,大家嘴巴刁了,那是不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现在的菜确实没以前好吃了?”

“这是肯定的。”听了记者的问题,郁学勇很明确地回答道,“现在菜的口味肯定比以前差,一个原因是农药比以前用得多了。我是农村长大的,所以对田里的事多少也了解一点,以前种水稻都不要打农药的,最多是在结稻穗的时候打一次,可现在呢,可能要打4、5次吧。这就像人生病一样的,今年吃一粒药,明年要吃两粒了,现在虫比以前多,而且也有抗药性了,今年打这个农药可能把小虫打死了,明年可能就不行了,变成了大虫还要换药再打一遍。”

“现在的米不好吃,吃起来硬。以前乡下种水稻,都是插秧的,现在呢,一把种子洒下去就好了,土都不翻的,其实土都是要晒晒太阳,光照一照,松一松才好。以前我们乡下,一块地今年种棉花,明年种水稻……都是要换着来的,一块地如果一直种水稻肯定不好吃,可是现在不管的,种什么菜种什么东西都是用化肥。以前河里的淤泥每年都取出来,种庄稼,东西长得特别好。拿山芋藤喂猪,猪粪和猪圈里的泥土混在一起,让猪每天踩着,然后把这些土放到田里,最肥了。现在,养猪都用水泥地了,要清洗的时候用水一冲就好,弄不到那种土了。我以前到生产队批菜的时候,就看到田地里有很多大粪坑,农民接着一根管子往地里浇,用现在的话来说,是有机肥料。现在这种原始粪坑已经被取缔了。现在的这种情况,只能用化肥,否则没法长。”

郁学勇在自己的菜摊上来回看了看,“芹菜,蓬蒿菜还好一点,农药打得不多,哦,还有南瓜,它不用洒化肥,自己也能长得很大。哎,好多菜都没法说,你要问我哪个菜是特别好的,还真是没有,主要是肥料不一样了,虫多了。中国人的吃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菜的质量越来越差,人生毛病,都是吃出来的。1990年代,到医院里去,空荡荡的,没什么人,现在呢,去一趟医院,排队就要排几个小时。哎,不过只能叹气,明知道不好,还得吃,因为到处都是这种菜。你想,茭白本来7月份上市,为了早到5月份,就会用拔苗素;韭菜,打了生长素,一天可以长一公分;为了莴笋长得发绿发青,就用绿叶素;藕洒了漂白剂上去,可以一天不发黑……和人家讲了,人家都不敢吃了。我们平时吃的也是这种菜,要吃好一点的,只能回老家吃。”

在郁学勇老家,自家的自留地上,父母会按着“古法”种一点蔬菜,用有机肥料,少打或不打农药。不过郁学勇夫妻俩能吃上这种“好菜”的机会很少,就像他所说的,“做这个生意,365天当400天在做”,平时摊位上缺不了人,所以他们有好多年没回家了。“做儿子的长年在外照顾不上。”说这句话的时候,郁学勇眼眶红了,“只能把他们接出来住。”郁学勇一家在上海多年,已经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把70多岁的父母接出来住上一段时间,也算是尽一份孝心,这次父母7月份来的,住了一个月左右回去了。

“你问我说为什么不回去算了?不能不做生意的呀,不做就没钱了。在老家服侍父母的话,有心没力,因为找不到什么好工作,没什么钱。现在还能带点钱回去,给他们买点衣服,买点吃的。”说这句话的时候,郁学勇又有点想哭了。更多最新三农资讯,请关注中国最大的农药信息网--中国农药第一网。

大连治疗尖锐湿疣专科医院

北京专治不孕不育的医院

无锡哪家医院治男性疾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