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慕容雪村网络改变了中国文学格局

发布时间:2021-01-21 08:30:12 阅读: 来源: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受骗者

最缺失的是常识

《文化广场》:回顾你在传销团伙中“卧底”23天的经历,你觉得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那么多人明知道传销是骗局,还“义无反顾”地陷进去、上当受骗?你曾说传销具有“蛊惑力”,这种“蛊惑力”源自什么?

慕容雪村:几乎所有的骗局说起来都一样,就是利用人的贪念来蛊惑人。如果是特别精巧的骗局,几乎所有人都是很难以抵挡的。但传销骗局在所有的骗局中并不显得特别尖端,但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上当?我的结论是,并不是因为那些骗子有多么的聪明,最重要的原因是受骗者本身,受骗者们缺失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这东西就是常识。一直以来,知识分子都在不断致力于提高人们的常识,但通过传销却可以看到,常识在一些人之中匮乏到什么程度。

《文化广场》:在《中国,少了一味药》这本书里面,除了可以给人警示作用之外,还有什么可以打动读者?

慕容雪村:在传销团伙中所接触的世界,与我们平常接触的世界是有所不同的,很多事你都会觉得匪夷所思,甚至觉得“新奇”。在“潜伏”的日子里,有几件特别细节的事情尤其能打动我。例如有个胖乎乎、脸红彤彤的老头,不抽烟也不喝酒。有一天我们吃饭,有个人从桌上掉了几颗米粒,老头见到了就用手指头粘起来吃。后来我跟他聊天,才知道他生在大饥荒时期,小时候差点饿死,他这一辈子都特别珍惜粮食。现在城市里各式各样饭店的垃圾桶里面倒满了饭菜,这样的情形跟老头的做法比起来,给我很大的触动。

还有一个小伙子,他在进传销组织前是有工作的。一次我们参加“实话实说”集体活动,里面一个“大头”气冲冲地问“谁还没加入?谁还没交钱?”小伙子就回答说“我还没交,因为那钱是我妈妈的买药钱,我都跟妈妈吵架了,但她还是不给我。”这话很普通,但当时他那种局促的表情实在很让人揪心。然后那个“大头”就说,“很久前不是教过你嘛,要钱要有要钱的办法,就算是对着你妈也要有点策略。”小伙子边听边点头称是, “大头”就继续教他怎么骗妈妈要钱。看到这种情景,我心情很复杂,当时真的很想大喊:“王八蛋,那是你妈!你不要听别人的,这里任何人都有可能害你,但你妈妈绝对不会害你!”我当时就是这样的一种强烈的情绪。

我还见过一对兄弟,哥哥是特别沉默的人,被弟弟骗进去的。他几乎是和我同时间进去的,后来我们参加了一系列集体活动,当中的一种仪式感感染了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脚上那双胶底布鞋,穿得很旧,旁边还裂开了。听说他交了将近两万块钱,这笔钱可以买多少双解放鞋啊!当时我很想对他说“你赶紧回家吧”,但我最终没能说。后来经过十几天,他已经完全相信传销组织的骗局了,我更没办法说。对于这件事我现在还感觉到自责,本来我完全可以找一个机会提醒他的,我相信即使只有五六分钟我也可以把他说服,把他解救出来。

希望这本书

能有益于受骗者

《文化广场》:你曾提到,一些会上当受骗的人估计不会看到你这本《中国,少了一味药》,而你的读者群应该也不会上传销的当,这本书处在这样一种“中间”的位置,还能起到什么作用?

慕容雪村:我希望那些传销者的家属,或亲戚朋友看看这本书,从而知道怎么规劝那些传销者。另外我觉得我这本书有点“醉翁之意”的感觉,写的是传销,但谈的也是关于当代常识的一个范本。首先我希望这本书能直接有益于传销受骗者,帮助他们认清这个骗局。但从另一个层面看,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看来关注,以明白事理。

《文化广场》:《中国,少了一味药》被视为纪实文学、非虚构作品,从描写城市生活的网络文学,到如今直面现实的纪实文学,这是否可以看作你在创作道路上的转型?

慕容雪村:我的本业其实还是写小说。这次去“卧底”之前,我就有一种想法:准备为我的小说收集素材。在真正进去以后,发现这件事情本身就很有意思,把它仅当为素材来用似乎有点浪费了,而且仅作为素材也没法说清楚。我后来想了很久,如果我能把传销这件事情说清楚,对当下就有非常重要的价值。我们说人们缺乏常识,那究竟是缺乏哪些常识?什么样的常识才是重要的?为什么会缺乏常识?我试图在《中国,少了一味药》里把这些问题都回答清楚,就等于是分析一个关于常识的案例。

《文化广场》:写完以前的几部作品时,你曾说“如果要问我想通过小说来表达什么,我想写对人性、对生活的质疑”,现在出了《中国,少了一味药》这本书,你还坚持这个观点吗?是否有更深入的理解?

慕容雪村: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人的想法也会产生变化。我现在有个比较“笨”的想法,就是“用笨功夫,不用小伎俩”。在具体写作中其实我也是这样的,我认为我的小说如果单单看一部,它的价值不会特别高,但我坚持不断地写,写这个时代,写我所看到的这个世界,等我累积到十几二十几部作品的时候,它们加起来就会构成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这也就是我所认同的“笨功夫”。

国内的通俗小说

已经成型

《文化广场》:你属于国内第一批网络作家,现在10年过去,你如何看待当时的网络写作环境和创作状况?

慕容雪村:现在10年过去了,网络上出现的文学作品,或者使用一个烂熟的词“网络文学”,我觉得它的进步非常大。从现在的文学趋势可以看出,中国逐渐有了自己的通俗文学。看看以前,言情是港台那些,甚至武侠、科幻也是港台那些,中国内地几乎什么都没有。而现在你可以看到,无论是言情类的、历史类的、玄幻类的、惊悚类的小说都有人进行创作了。除了极少类型还不成熟以外,可以说中国自己的通俗小说已经成型了。当你关注世界各国的文学发展史,可以发现一个相同点,当一个国家出现真正的大师真正好的文学作品之前,一定要经过通俗文学的诞生。我对中国文学的明天充满了期待。随着通俗文学的继续发展,必然会有一些作家,去思考更深刻、更严肃、更沉重的问题,从而写出更好的、更有意义的作品,这是一定会出现的。现在有一批敢于直面当下的作家,包括李承鹏、韩寒等等,我本人也是其中之一。我认为立足当下、描写当下的作家也越来越多,而网络确实改变了中国文学的格局。

《文化广场》:从网络文学的现状来看,例如盛大文学等发展为一个庞大的写作团队,又制定了细致的稿费标准与付费阅读的计算方法,这种写作队伍的水平也参差不齐,你对这种现象有什么看法?

慕容雪村:坦白地说,刚才我提到的算是网络文学比较乐观的一面,实际上到现在为止,网络文学几乎还未能看到让人很惊喜的作品。但这种情况不单在网络文学中存在,普通的例如期刊杂志上也很少能看到这类作品。不错的作品很多,但仍远远谈不上“大师级”。我觉得造成这种状况,除了一些环境的原因,当然作家本身也有原因。

市场一定会

保护内容提供者

《文化广场》:对于现在文学作品的电子版权问题,你如何看?例如你的《中国,少了一味药》前30章,现在网上就可以免费阅读了,你其他的小说作品全文,也可以在网上下载。在另一方面,许多传统作家也开始探索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探索采用合法渠道推广自己作品电子版本的方式。你对这种趋势有什么看法?

慕容雪村:最近我也参与了作家对电子版权的维权行动。根据我自己的预测,不出20年,纸质书基本就会消失,可能会留下一部分收藏价值特别高的书,但普通的大众读物最终会被电子版的形式取代。不过当下国内的电子阅读市场还不成熟,我曾经签过4份电子出版协议,但遇到的都是骗子,他们签完以后在网上用了我的作品,但人就“蒸发”了,再也找不到。

《文化广场》:那你将如何适应将来的电子阅读趋势?

慕容雪村:对我来说其实影响并不大,因为我想这个市场一定会保护内容提供者,如果不保护内容提供者的话,就很容易陷入一个困境——没有东西可看了。作为一名阅读内容提供者,只要人们有阅读的需求、欲望,我就一定会“有饭吃”,也许会经历一段艰难生涯,但只要能熬过就一定会看到希望。

废土行动手机版

同一个世界ol破解版

香港皇家彩库宝典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