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学者三峡基金遭多重质疑1000多亿到哪里去了

发布时间:2021-01-25 10:22:29 阅读: 来源:页岩气缓蚀剂厂家

学者:三峡基金遭多重质疑 1000多亿到哪里去了

三峡基金除了部分葛洲坝电厂发电利润,主要通过对居民用电加价筹集,但建成后民众电费负担并未减少;多次提价加价,总共收了多少钱,没有公开信息;2009年三峡工程完工后三峡基金本该停止征收,但实际上却换个名称继续征收

三峡工程从论证到建设,一直质疑不断。其中关于三峡基金的质疑颇多,最近媒体报道中央巡视组巡视发现三峡工程存有招投标暗箱操作、工程建设项目分包等可能存在腐败的行为,尤其是三峡集团公司爆出董事长曹广晶、总经理陈飞双双被免职的惊人消息后,再一次引发了人们对三峡基金使用的质疑。  三峡基金,即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是国务院为筹集三峡工程建设所需资金而设的专项基金。其来源,除了部分是葛洲坝电厂发电利润,主要是通过对居民用电加价来筹集的。

将葛洲坝电厂上缴利润转作三峡基金,从1984年即已开始。到1993年,国家计委、财政部、电力部、国家物价局联合发出通知,以提高葛洲坝电厂上网电价筹集三峡资金,从1993年l月l日起,对葛洲坝电厂上网电价在现行电价基础上每年提价一分,分4年到位,每千瓦时共提价4分。1993年的提价按1992年收受电量164.6亿千瓦时执行,提价额1.646亿元,其中华中电网1.535亿元(湖北电网1.184亿元、河南电网1010万元、湖南电网2070万元、江西电网430万元),华东电网1110万元。1997年起,葛洲坝电厂上网电价又多次提高,但到底收了多少钱,无从而知,只有一个测算,估计1993-2009年约100亿元。  居民用电加价,有过多次。首先是从1992年起每度电征收3厘钱(除国家扶贫的贫困地区的农业排灌、县及县以下集资建设自行管理的孤立电网以外的各类用电量,西藏自治区例外不收),1994年改为每度电4厘钱,自1996年2月1日起,在三峡工程直接受益地区和经济发达地区的十六个省、直辖市(湖北、湖南、河南、江西、广东、福建、浙江、江苏、上海、安徽、山东、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四川)每度电提高到7厘钱征收。1997年3月25日起又执行新的标准,八省、市再加收6-8厘(江苏、浙江、湖北、上海市由每度电7厘提高到1.5分,安徽、湖南、河南、江西由7厘提高到1.3分),四川省和重庆市每度电新加征3厘。2003年1月1日起开始执行新的标准,湖北免征,湖南、江西、河南分别调整为每度电0.98分、1.12分、1.24分钱,华东区不变。  三峡基金的征收管理办法,从财政部工交司工作人员陈宗法(公开资料显示曾为工交司副处长)1995年发表的文章透露出来的信息看,应该是由该司起草、代拟的。征收数额,是根据国家确定的电量计划,于每年年初由电力部门与财政部门、计划部门商定下达各省、市、自治区征收三峡基金的年度计划(或年度调整计划).1992年、1993年、1994年下达的三峡基金征收计划分别为7.2亿元、15.7亿元、19.3亿元。在征缴管理上,明确规定三峡基金由各地电力企业负责代征,由财政部驻各省、市、自治区财政厅(局)中央企业财政驻厂员处(简称“中企处”)及其下属机构负责监缴。“中企处”后来似乎改称为“专员办”(财政部驻各地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  三峡基金刚开始征缴时似乎并不顺利,有些省份曾要求免交甚至拒交。为此,出台了严厉的通知,要求“不得以任何理由减免或缓征”,“对1992年和1993年1至5月份应交而未交的‘三峡基金’,必须在今年(指1993年)6月底以前彻底交清,不得拖欠。否则,要追究有关部门主要领导人的责任。”在严厉督责下,征缴变得顺利,到1993年底,累计入库18.48亿元,完成应征数的71%,其中完成征收任务80%以上的有14个省、区。1994年,征收工作进展得更加理想,到9月底入库16亿元,完成当年计划的84%。按累计数计算,1992年到1994年9月,应上交三峡基金37.4亿元,实际入库35.2亿元,完成任务的94%。“与此同时,财政部门累计拨付三峡基金35亿元。这不仅保证了三峡工程前期准备工作的资金需求,而且进入1994年9月份还出现了能预付工程款、资金有结余的现象,开创了基建史上特大型工程资金供应的奇迹。因此,无论是国务院领导、国家有关部门,还是三峡公司、三峡移民开发局都非常满意。”(陈宗法:《关于财政参与基金管理的若干思考:从三峡工程建设基金看财政管理》,《财政研究》1995年第4期)然而,问题也不是没有,在有些省份,因为有些企业经营出现困难而欠缴电费,连带也就欠缴三峡基金,出现了电力部门垫付基金款的情况。  三峡基金受到的最大质疑是信息不公开。多次提价和加价,到底总共收了多少钱,却没有公开信息。2008年5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付诸实施,公民的知情权有了法律依据。2009年10月至2010年4月,创建“三峡观察”网(www.sanxia2008.org)的任星辉分别向财政部、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国资委、国家电网申请公开三峡工程建设资金的详细收支数据,但一无所获,向财政部申请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向北京中院提起行政诉讼也不予受理,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诉亦被驳回。  关于各省历年所收三峡基金的数额及全国总额,官方没有公开过,目前只能从有关知情者在文章中透露的信息了解到一鳞半爪。财政部上海专员办工作人员发表的文章中透露,2004年上海实际监缴入库的三峡基金为7.10亿元。全国总数,1992-1994年的情况如上文。三峡总公司财务部主任杨亚2000年发表的文章中透露,根据三峡工程总体筹资方案,三峡工程动态资金需求测算为2039亿元人民币,三峡基金预计1993-2009年可征收900亿到1000亿元。审计署于2006年对三峡工程进行了审计,审计结果显示,截至2005年底,征收的三峡基金为621.38亿元。  三峡总公司主办的《中国三峡建设年鉴》透露,截止2008年底,三峡总公司累计筹集工程建设资金2042.30亿元,其中三峡基金1070.96亿元;自开工到2009年底,三峡专项基金累计完成1115.661252亿元,其中2008、2009年实际分别完成117.0258亿元和117.123亿元。而财政部提供的数据,2008年决算是三峡基金收入202.59亿元、支出204.56亿元,2009年决算三峡基金收入195.98亿元、支出184.50亿元。2012年4月,三峡集团公司总经理陈飞透露三峡基金总数是1378亿元。  三峡基金受到的另一个质疑是2009年三峡工程完工后三峡基金本该停止征收,但实际上却换个名称继续征收。2009年12月31日,财政部印发《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承认重大水利基金是利用三峡基金停征后的电价空间设立,规定:“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向重大水利基金平稳过渡,保持三峡工程建设基金现行征收政策基本不变”,本办法自2010年1月1日起执行,三峡基金同时停止征收。但是,在财政部公布的“2010年中央政府性基金收入预算表”中仍有三峡基金,预算收入10.00亿元、支出44.90亿元,而决算情况是收入59.15亿元、支出94.33亿元。这意味着,实际上2010年三峡基金仍在征收。同时增加的重大水利基金,2010、2011年决算收入分别为210.49亿元、275.73亿元,相较于三峡基金2009年决算收入195.98亿元均有增加。  三峡基金受到质疑的还有其他多个方面,比如三峡工程建设主要是由民众出钱,但建成后民众却未见受益,电费负担并没有相应降低;三峡基金的使用是否存在腐败现象;等等。也许,随着三峡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双双被免职,是否存在腐败、腐败有多严重等问题,最终会有一个答案。但愿答案不会来得太晚。  资料来源:《中国三峡建设年鉴。 2010》,中国三峡建设年鉴社编,2010年印,第221页。   洪振快为历史学者

李小琳否认“海南圈地开公司” 称有人心理不干净  李小琳嘲讽谣言报道,矢言一直担任公职,从事电力事业。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中国电力国际兼中国电力新能源董事长李小琳近期被诸多传言包围,有香港传媒于2月底指称她在海南大量圈地,“华丽转身转战房地产”,引起各界广泛关注。李小琳上周现身香江,畅谈中国电力新能源的绿色发展规划。问及有关传言,李小琳则直斥该报道纯属谣言,是“不干净的心理写出不干净的文章”。她强调,自己从未有进军房地产的计划,只会专心在电力系统行业发展,将绿色新能源事业发扬光大。她回顾了自己打造新能源事业的缘起和艰辛历程,“就是想让绿色能源进入千家万户,哪有什么‘华丽转身’,我想都没想过,我只想把我的所学、所识贡献给国家”。  李小琳上周五在港接受香港文汇报独家专访。作为行业公认的内地“电力一姐”,她多次表示自己热爱该行业,从大学毕业就进入电力系统工作,30年来没有一天离开过公职,公司业务先后涉及传统火电能源、新能源、绿色洁净能源以及智能电网等多个领域,全部和电力系统有关,未来亦是如此,“做的事业肯定只和电力系统有关系”。  “绝对没有!现在以后也不会有”  对于“转战房地产”的传言,李小琳坚决否认,称旗下所有企业均未从事房地产业务。“非常坚定的说,绝对没有!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她表示,自己是电力工程师出身,对房地产完全不了解,“隔行如隔山,我希望做对人类有益的事情,虽然房地产也是,但不属于我的行业”。  “我自己没有离岸公司”  有关传媒报道还指,李小琳拥有一家私人公司,且具有离岸背景。她亦对此作出回应,称上市公司有很多投资分布在世界各地,因此会有不同的结构安排,但以个人层面而言,“我自己没有离岸公司”。有关报道“把公职和私人混在一起,是混淆视听”。她又强调,上市公司的所有行为,都要受到联交所监管,所从事的一切业务都是依法、合规的。  “心理不干净,文章不干净”  李小琳并斥责该传媒的报道充斥“不实之词”。“有的人自己内心不干净,不干净的心理写出了不干净的文章。还有的人别有用心,把不干净的想法进一步扩大。”面对谣言,她笑言自己有两大应对措施:“第一是要正视面对、直接戳穿;第二是让时间证明,事实证明,清者自清,身正不怕影斜。”  “一定保留法律诉讼的权利”  李小琳又估计,自己坚持推进改革,从事绿色能源业务,或许是引来谣言的原因。她感叹称,最初决定从事新能源业务时,已有朋友善意提醒她,作为国企高管“可以不做事,一做事就容易出事”。但她认为,惟有发展新能源,让绿色光明走进千家万户,才能为后代留下碧水蓝天,故决定冒?风险迎难而上。“没想到真的有这种怀有不测之心的人,做这些歪曲报道”。  被问及会否以法律行动反击谣言时,李小琳表示“一定会保留对此进行法律诉讼的权利”。之后她又笑?说:“谣言就是谣言,经不得时间,也经不得阳光,我要做这么多事情,让它自生自灭吧。”(21世纪网)

港媒:李小琳为海南圈地辟谣 爆料人称有根有据  据本港《明报》报道,中国电力国际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小琳早前被爆获海南省批出5幅土地,欲转战房地产行业,又被指拥有香港身份证,并在避税天堂维京群岛注册离岸公司。李小琳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指报道纯属谣言,是“不干净的心理写出不干净的文章”。不过负责撰写报道的《亚洲周刊》资深特派员纪硕鸣则指出,有关报道以查核资料、详尽数据为事实根据,反指李小琳“那些邋遢事别脏了干净笔”。  李称报道混淆公职私人  文汇报昨日刊出上周五对李小琳的专访,李否认有“转战房地产”。“非常坚定的说,绝对没有!现在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她表示,自己是电力工程师出身,对房地产完全不了解。而被指在海南拿地的中国电力新能源执董赵新炎则对文汇报称,相关地块全是用于新能源。  针对报道指她拥有具离岸背景的私人公司,李小琳回应称,上市公司有很多投资分布在世界各地,有不同结构安排,但“我自己没有离岸公司”,有关报道“把公职和私人混在一起,是混淆视听”。她又强调,上市公司所有行为都要受到联交所监管,一切业务都依法、合规。  李小琳斥责报道充斥“不实之词”。“有的人自己内心不干净,不干净的心理写出了不干净的文章。还有的人别有用心,把不干净的想法进一步扩大。”  她表示“一定会保留对此进行法律诉讼的权利”,但又笑说: “谣言就是谣言,经不得时间,也经不得阳光,我要做这么多事情,让它自生自灭吧。”  纪硕鸣:邋遢事别脏干净笔  《亚洲周刊》资深特派员纪硕鸣昨日回应,称有根有据的报道在李小琳的口中变为“谣言”,以查核资料、详尽数据为事实根据以求真相的文章,被称为“传言”,更将铁证如山的以私人公司获得土地的报道称为“不实之词”。(凤凰网)

河北棉服订制

天津西装定做工厂

河北T恤衫订做厂家

河北定做冲锋衣厂家